1. <rt id="g1eqw"></rt>
      1. <strong id="g1eqw"><span id="g1eqw"></span></strong><tt id="g1eqw"></tt>
      2.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中國家史
        永遠的大亨:羅斯柴爾德家族史摘編:城鎮與鄉村

        作者:(英)喬治·愛爾蘭 來源:《永遠的大亨:羅斯柴爾德家族史》時間:2020-11-27

        梅耶?羅斯柴爾德原名邁爾?阿姆謝爾?鮑爾(MayerAmschel Bauer),后將姓改為羅特席爾德(德語意為紅色盾牌)。


          在1838年6月之前,萊昂內爾已經讓夏洛特和利奧諾拉從位于希爾大街的家中搬到了皮卡迪利大街,后來他們就一直住在這里。繼伊夫琳娜在8月出生之后,納蒂也在1840年11月來到了這個世界,這讓整個家庭都沉浸在喜悅的氣氛之中,至此之后,夏洛特又相繼產下了艾爾弗雷德(1842年7月)和利奧波德(1845年11月)。

          在休伯特·巴爾的岳父、海軍中將約翰·托爾馬什(Tollemache)過世之后,萊昂內爾一家才有機會搬到他們這個新住宅中去。《紳士雜志》的一則消息曾記錄說,這位中將于1837年7月16日死于“他位于皮卡迪利大街泰萊斯住宅區的豪宅中”,但是《波義耳住宅名錄》中又說他的住址是位于皮卡迪利大街148號。這兩個地址其實都是對的:泰萊斯住宅區是由位于皮卡迪利大街北部的一排房子(現在已經不存在了)構成的,從阿普斯利邸宅(149號)的東面一直延伸到漢密爾頓公館,而海德公園就位于它的后面。因為可能會出現混淆,所以有一點需要補充說明一下:146-148號(建于18世紀七八十年代,同時也是這排房子中最先被燒毀的三處住所——也構成了泰萊斯住宅區中一處獨立的連排住房)有時也被人們稱作海德公園街角1-3號。

          休伯特·巴爾的妻子是瑪麗安·托爾馬什,她是八個女兒中的老五。生下約翰·哈利迪后,約翰中將按照他舅舅的意思改換了自己的姓。他的舅舅就是威爾布里厄姆·托爾馬什,第六代戴薩特伯爵,膝下無子,建造于1775-1780年的皮卡迪利大街148號就是專為他修建的。后來,戴薩特伯爵的爵位傳到了中將的路易薩姨媽手上,這位姨媽同時還繼承了位于泰晤士河邊里士滿的漢姆山莊。如果內森在1834年是在這里而不是在位于艾塞克斯的格尼的漢姆山莊里參加晚宴并大談他早年的風光史的話,那么,這位年長的路易薩·戴薩特(生于 1745年)很有可能會在后來成為內森家的女房東了。

          皮卡迪利大街148號一直傳到了中將的兒子約翰·托爾馬什的手中,1848年以前,他都一直住在這里。似乎在萊昂內爾一開始打算搬家的時候,即從希爾大街10號搬到皮卡迪利大街時,就沒有打算要在那里常住。1842年,萊昂內爾還從卡比特的手上購買了幾處房產并對此進行了修繕,而且還對屋頂也做了改建,他增修了一層樓閣并安裝了一架新的樓梯,還有就是現存的“頂層閣樓、起居層、繪畫層、底層、[以及]地下室”。對繪畫層的改建還包括建了一間“新的溫室”(造價350英鎊),對地下室的改建則是“位于花園底下的新辦公室”(1250英鎊)。這處房產的改建花費總額高達3220英鎊。

          很可能與位于希爾大街的住宅一樣,萊昂內爾也對皮卡迪利大街148號進行了一場大肆翻新:在1844年12月的時候,約翰·托爾馬什曾寫信給萊昂內爾,希望他能確定一個方便的時間“將我在皮卡迪利大街148號家中的畫取走”。另外,就在前一年,萊昂內爾差點就從皮卡迪利大街148號搬到同一條街上的另一處房子去了。在1843年6月,他的姐姐Chilly曾寫信恭喜他“喬遷新居”,而納特也祝愿他和夏洛特“喜搬新居,白頭偕老”。在那年的8月,萊昂內爾并不在家中,他曾親自寫信給夏洛特:“安東尼來信說道斯(一名律師)對皮卡迪利大街上那處房子的合同不太滿意……所以得知你還沒有買下它,我很高興。多聽聽道斯的建議,他忠心耿耿,你可以對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六個月之后,Chilly的丈夫安塞爾姆寫信給萊昂內爾說:“你還真是一個奇怪的人。你購置了那些漂亮的油畫,又買下了這幢富麗堂皇的房子,現在你又要將它賣掉。”盡管信中沒有指出是哪所房子,但可想而知,應該就是考文垂的大宅,也就是挨著漢娜的那所房子。由于考文垂勛爵的長子迪赫斯特勛爵先于父親去世了,所以當考文垂去世后,在1843年的5月,這所房子就由他年輕的孫子繼承了,不久之后,這位孫子便開始變賣自己家中的物品,而萊昂內爾則買下了其中的一些東西。

          無論從哪方面來講,皮卡迪利大街148號都可以算得上是倫敦的一塊黃金貴地。萊昂內爾把家里的事務全都交給了一個名叫圖古德的人來打理,他既掌管家里的伙食,又是萊昂內爾的貼身仆從,萊昂內爾的管家名叫瑪麗·科巴姆。應該在萊昂內爾和夏洛特搬進他們的新居之前,當地的一大部分居民,就已經和羅斯柴爾德家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了。

          在他們西面居住的鄰居就是住在阿普斯利邸宅中的威靈頓公爵,而他們東面的鄰居則是住在147號的克羅克萊爾女士,查爾斯·克羅克萊爾的遺孀。查爾斯·克羅克萊爾曾是東印度公司的一名文書,在返回英國之前,他在孟加拉大撈了一筆,然后搖身一變成了一名銀行家并進入了議會。克羅克萊爾女士是第一代諾斯維克勛爵的女兒,因為勛爵的弟弟繼承了王位,所以今天的諾斯維克家族才有了龐大的繪畫及藝術品收藏。克羅克萊爾家的女兒哈里特,嫁給了迪赫斯特勛爵,他們的兒子在1843年成為了第九代考文垂伯爵。

          緊挨著萊昂內爾和夏洛特那棟房子的,即皮卡迪利大街146號,是埃德蒙德·安特羅伯斯爵士在倫敦的住所——他將自己的地址寫成“H.P.街角”。埃德蒙德爵士(起初就是托馬斯·庫茨和愛德華·梅捷里班克斯[戴維的叔叔)的合伙人)是庫茨銀行的合伙人(后來,庫茨、梅捷里班克斯和安特羅伯斯都成為了該銀行的股東)。他的弟弟吉布斯娶了庫茨·特羅特爵士的女兒簡·特羅特。庫茨爵士的合伙人曾于1824年在布魯塞爾拜訪過漢娜,他的孫子庫茨·林賽爵士有一天會成為漢娜的乘龍快婿。那是在1835年的春天,在安特羅伯斯女士舉辦的一次舞會上,年輕的威廉·格拉德斯通(Gladstone)遇到了卡羅琳·法夸爾,并對她一見傾心,但卡羅琳卻拒絕嫁給他。

          對于維多利亞女皇在1838年6月28日舉行的登基大典,倫敦的梅耶勛爵曾寫信給漢娜說,別人曾送了他幾張觀禮券,他將多余的一張轉贈給了漢娜。萊昂內爾與埃德蒙德·安特羅伯斯爵士和克羅克萊爾女士一起,將他們大街前面的一處空地買了下來,這樣就可以和他們的朋友一起在這里觀看慶典了。

          145號的主人是第二代北安普頓侯爵,他在1838年世襲了蘇塞克斯爵位并成了皇家學會的主席。北安普頓勛爵的母親是奧古斯塔·史密斯的妹妹,他那時一直住在特靈公園。據當時的記錄,他的后嗣康普頓伯爵,曾于1842年參加了在紐波特·帕金尼爾舉辦的障礙賽馬比賽,當時參加的還有萊昂內爾和其他的一群人。

          在142號住著的則是威洛比·德·厄斯比勛爵(聯合世襲的掌禮大臣)和他妻子克萊門蒂娜(蘇格蘭珀斯住所的女繼承人)。哈里特·阿巴思諾特認為威洛比一家“非常的平易近人”,這對夫婦與萊昂內爾、夏洛特以及他們的孩子們都成了朋友。1843年8月,萊昂內爾和梅耶以及他們的叔叔詹姆斯正在去往威洛比·德·厄斯比家——德拉蒙德城堡的路上,萊昂內爾給夏洛特寫信,并向她講述了那幢神秘的房屋。這座城堡位于克里夫附近,他們在那里圍捕松雞,盡情享樂。

          住在皮卡迪利大街144號的是托馬斯·溫特沃思·博芒特。他是一名地主,靠出售他家在英國北部領地中豐富的礦產而致富。他的長子(即后來的艾倫代爾勛爵)娶了第一代克蘭里卡德侯爵的女兒。克蘭里卡德侯爵是一位謙卑有禮的賽馬騎師和獵兔高手,同時還是一位活躍的政治家,在參加1830年圣,奧爾本斯障礙賽馬時,萊昂內爾就結識了這位人物。博芒特是在一個相當偶然的機會下從奧古斯塔·史密斯的叔叔德拉蒙德·史密斯的手中租下了皮卡迪利大街144號的。在威廉·凱之前,德拉蒙德·史密斯是特靈公園的主人。

          當喬治·圖古德于1845年離開萊昂內爾時,萊昂內爾幫他尋了個好差事。不過圖古德的妻子,按照納特的話來說,就是一個“添盡麻煩的女人”。圖古德走后,萊昂內爾便收到了幾個管家的求職請求,這些人都曾在登曼勛爵,即王座法庭庭長家以及洛斯貝瑞勛爵家中做過事。另一名求職者還曾為亞歷山大和他妻子喬治亞娜服務過。喬治亞娜是格蘭維爾勛爵夫婦的女兒,她曾出版過一部極具爭議的小說——《艾倫·米德爾頓》。這是一部悲劇小說,對羅馬教廷大加贊賞,布諾漢姆勛爵曾指責這部小說是“齷齪的羅馬天主教教義”。

          和海德公園街角區一樣,皮卡迪利大街148號的外部也刻滿了19世紀的雕刻,但是對于它的內部,也就是萊昂內爾和夏洛特居住的地方,我們并沒有找到關于19世紀60年代重修之前的相關記錄。當時流行的風格很有可能是法式情調,因為那時的攝政王子對法國17世紀的藝術品情有獨鐘,他的這種品位對當時的時尚界人士影響很大,一直持續到維多利亞時代的前10年。這種風格叫做洛可可風格,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路易十四”風格。當庇烏克勒·穆斯考王子參觀科諾克福德家的時候,他這樣評論道:“浮華有余,雅觀不足。”然而,對于當時的大倫敦市來說,這種風格在室內家居裝飾方面,是很受人們歡迎的。本杰明·懷特那間在阿普斯利邸宅中的大藝術室就是采用了路易十四風格,赫爾德尼斯大宅(據估計,倫敦德里勛爵為此花費了10 000英鎊)和位于墨爾市的斯塔福德(后來改名叫蘭卡斯特)邸宅同樣也是采用這種風格的。

          對于倫敦的羅斯柴爾德一家來說,他們當然也對這種當下風行的路易十四裝飾風格了如指掌。萊昂內爾在訂婚之后,從法蘭克福返回倫敦,路上他曾給夏洛特寫過一封信,向她講述了巴菲特家中的裝飾情況。一年之后,他自己家的裝修樣式也對珍妮特·薩洛蒙一家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不過在1836年的時候,萊昂內爾認為這樣做,多少還是顯得有點夸張:“底樓在月底就能完工,它能媲美世上的任何一座宮殿。”他說:“在巴黎,一個富有的男人,無論他是銀行家還是王子,都可以這樣做,但在其他地方,這種裝飾風格可能會顯得很荒唐。房間的第一層是我們的起居室,可以說是富麗堂皇,里面鑲滿了金子,在剛剛裝修好的一段日子里,這里肯定是金碧輝煌的。”

          幾年之后的一天,在巴黎,納特吃完晚飯后,曾寫信給他在倫敦的兄弟們:“之后我們便去了喜劇劇院。這是剛建好的劇院,與薩洛蒙太太家的風格完全一致。”盡管所有的評論都如此,但是其實加進了早期繪畫大師藝術作品,融合了法國、西班牙和英格蘭元素的17世紀荷蘭佛蘭芒風格(喬治四世國王最鐘愛的藝術流派)很有可能才是皮卡迪利大街148號的廬山真面目。

          遺傳了漢娜的品味,萊昂內爾在他二十歲出頭時就已經是法式家具和瓷器的忠實擁護者了。1831年,他曾參加了一場在巴黎舉辦的“老式家具和中國瓷器拍賣會”,不過,因為自己很難敵過實力雄厚的英國買家,所以他沒有得到想要的東西。“希望下次能更成功”,他寫信給漢娜說,“我了解您對這些東西的品味,我想讓您知道,在這方面,我們的確是母子連心。請告訴我您是否對制作于路易十四時期的老式嵌花家具、書桌或小衣櫥感興趣,在這里,這種家具簡直可以說是琳瑯滿目。或者您更偏愛塞弗[音]的中國陶瓷。”一年后,他成功地為漢娜購得了“十二只盤子和一件塞弗[音]的瓶子,我希望您能喜歡”。有人曾問過他是否愿意等一等,然后將這些東西寄到埃斯特黑齊王子或“其他大使的家中”,這樣就可以免付關稅了。

          當萊昂內爾在信中提到“制作于路易十四時期……嵌花的家具”時,他說的就是“布爾家具”(Boulle)。這是一種采用非常別致的鑲嵌細工手法制作而成的家具,由安德列·查爾斯·布爾在路易十四的皇宮中制作完成。它用黃銅薄片和龜殼代替木質原料,同時還帶有鍍金銅質(金色黃銅)的凸起花紋。為了裝飾自己的卡爾頓邸宅,喬治四世曾竭力搜尋過這種風格的家具。在1820年晚期,阿巴思諾特夫人曾在日記中寫道:“國王[對威靈頓公爵]談起要到漢諾威,但公爵卻說除非我們準許他帶上吃喝玩樂、購買布爾家具和馬的錢,要不然就不太可行,可我們倒沒考慮過這些。”

          由于對布爾式家具的喜愛,梅耶在1834年,當時他仍未滿16歲(他那時肯定盡得他父母的寵愛),花了1000英鎊買下了一件價值不菲的鑲有金色黃銅花紋的18世紀辦公桌檔案柜。據說,這件檔案柜是專為薩克森的奧古斯塔斯大力王制作的。這件檔案柜現在正陳列在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中。

          至于繪畫藝術品,詹姆斯對18世紀法國藝術家瓊·巴蒂斯特·格勒茲作品的喜愛,影響了全家族的成員。19世紀40年代,納特曾寫信告訴安東尼說:“昨天我買下了一幅格勒茲的畫,叫做親愛的‘比利’,畫的是兩名袒胸露乳的少女,非常可愛。”

          萊昂內爾在19世紀30年代中期之前才開始購買繪畫藝術品。1834年,在萊昂內爾從馬德里給安東尼寫的信中,他曾說到他“這段日子都沒買到什么好畫,沒什么值得一提的好事”。在1835年的時候,也就是在他離開西班牙不久之前,他打算“通過加的斯港口將大件的繪畫品運回來,小件的就帶在身邊”。不幸的是,他沒有提到畫的名字。不過在1838年之前,萊昂內爾就已經成為了名滿英國的“名畫”收藏家,你甚至可以向他展示一整套的收藏,因為他會全部買下。約翰·托爾馬什在1844年寫給萊昂內爾的信中提到了他自己收藏的畫,這很可能并不是因為148號在前幾年要裝修,所以要把畫留在萊昂內爾這里,而是約翰希望萊昂內爾能好好欣賞一下那些畫,然后將它們全部買下。

          在此之前,有人曾目睹萊昂內爾在倫敦的一次拍賣會上花大價錢買下了一批名畫。在1840年5月,就在克里斯蒂舉辦的西蒙·克拉克爵士名畫拍賣會上,他為自己的叔叔買下了倫布蘭特的一幅畫(840英鎊),這幅畫曾屬于喬治四世。他還為他的母親買下了穆立羅的一幅畫——《善良的牧羊人》(3045英鎊,全場最高價),同時還買下了一幅佛蘭芒田園風景畫《勤勞的家庭婦女》(283英鎊),作者是戴維·坦耶斯。國家美術館在這次拍賣會上只購得了穆立羅的另一幅畫——幼兒時期的圣·約翰——出價2100英鎊。其余的畫則被一名狂熱的荷蘭繪畫藝術品收藏家羅伯特·皮爾爵士,以及諾斯威克勛爵、諾曼頓伯爵和查爾斯·J·紐文海斯(當時歐洲出名的名畫商)買下了。

          萊昂內爾為詹姆斯買的那幅畫是倫布蘭特十分具有價值的一幅自畫像——《旗手》,旗手形象的倫布蘭特。盡管如此,在拍賣會之后,詹姆斯卻產生了猶豫,這在現在看來是很難讓人理解的,他先是讓安東尼將這幅畫處理掉,“如果這樣有好處的話”,思忖一段時間之后,他又說:“如果你沒能再給我買到一幅穆立羅的畫的話”,我最好還是把這幅畫留著,然后他又要求安東尼想辦法用這幅畫去換一幅“穆立羅的畫”。不過,他到底是看上了漢娜的那幅,還是國家美術館買下的那幅,我們不得而知。因為兩幅畫表現的都是天主教主題。結果到最后,詹姆斯還是留下了倫布蘭特的那幅。

          家具,素雅的陶瓷還有名畫并不是羅斯柴爾德家幾個兄弟唯一感興趣的領域,他們對鼻煙盒和盔甲也有著共同的興趣愛好。和第三代哈特福德侯爵一樣,在頒布了1832年改革法案之后,他“對政治異常的反感,并把他主要的精力放在購買藝術品上”。

          萊昂內爾在結婚之后,打算將那些曾在歐洲大陸上陪伴自己度過單身歲月的收藏品全都處理掉。“請你告訴我,”安東尼從巴黎寫信說,“你希望賣掉多少收藏呢?請讓我[知道]你打算賣什么東西——以及你是否愿意將那副盔甲也讓出來……弗萊斯[公爵]打算在下星期出售他的收藏,你是否想要那只盾[?]”十年之后,萊昂內爾在倫敦受邀去鑒定“一副華麗的盔甲,上面刻有最棒的說明并且還鑲嵌有黃金”。在這次鑒定會上,諾福克公爵表示他非常有興趣。他曾將一副不錯的盔甲賣給了阿斯伯恩漢姆勛爵,在后來的日子中,諾福克公爵都不屑于回憶這場交易。至于鼻煙壺,當納特在1839年4月收到一名蘇丹贈與他的一件鑲滿珠寶的禮物時,他寫信驕傲地自夸“非常漂亮的黃金鼻煙盒”,而萊昂內爾是在巴黎花了1000法郎(40英鎊)才搞到手的。

          安東尼也買了一只鼻煙壺,在他買到鼻煙壺之后的一兩個星期,英國的體育快報上出現了一則報道,說在尚蒂伊將會舉辦一次為期三天的五月賽馬大會,這次大會“據說是法國現今檔次最高的比賽”。快報的一名記者注意到,王位繼承人德奧爾良公爵和他的兄弟德內穆爾公爵以及亨利·西摩爾勛爵(未來第四代哈特福德侯爵的弟弟),還有其他法國騎師俱樂部的成員和“法國時尚體育圈中的名流”每天都會出現在那里。

          德奧爾良公爵和亨利·西摩爾勛爵(法國騎師俱樂部的第一任主席,1833-1834年)是法國有名的賽馬主。在尚蒂伊大會的第一天,也就是五月十六日星期四,在兩歲馬比賽中,奧爾良的那匹小馬駒“取得領先并一直保持”,搶先了亨利勛爵的那匹小母馬珍妮四個馬位——它同時還打敗了“A·羅斯柴爾德男爵家”一匹叫安娜圖爾的小馬駒,安娜圖爾(由皇家橡樹一亨利勛爵家的種馬所生)也就是安東尼的賽馬。至此,也開始了羅斯柴爾德家與賽馬大會的不解之緣。

          第二天下午(星期五),漢娜和路易薩到達了巴黎并留在了蘇雷斯尼。安東尼雖然沒有通過運動將他發福的身材減下來,但是與萊昂內爾在六個月前見到他的時候比起來要好得多;在星期天的時候,路易薩向納特報道說“他臉上的笑容,和他發福的身材”都沒什么變化。“紳士們在今天都去了尚蒂伊,那里有幾場賽馬,”她繼續寫道,“他們非常希望我們能陪他們一起去,但騎馬的路程太遠了,況且我們對這種事情也沒什么特別的興趣,我們倒是更想騎馬去圣克勞德,因為今天在那里有噴泉表演。”

          安東尼并沒有泄氣。在《體育雜志》的一篇關于他于1839年秋天在尚蒂伊呆了一個月的文章中,“一個德文郡人,A·羅斯柴爾德先生最近正打算買下距離尚蒂伊三公里遠,叫做姆賴耶[Morlaye]的地方,然后為他的十二匹賽馬建造一個新的馬廄,愛德華大家庭中的另一名成員將會幫他照看。”

          賽馬是從英國流傳過來的——第一場尚蒂伊賽馬大會舉辦于1834年,許多人都參與其中,特別是那些來自英國的馴馬師和騎師。“愛德華大家庭”指的是詹姆斯·“泰妮”·愛德華眾多的兒子們,他在19世紀早期曾是切斯特菲爾德勛爵的馴馬師。他其中的一個兒子——比爾,曾在喬治四世統治的最后幾年為他馴過馬;他的另一個兒子——喬治,則成為了德奧爾良公爵的馴馬師。

          然而,事情的結果是,安東尼并沒有去找愛德華一家,而是找到了托馬斯·卡特,他前幾任雇主包括亨利·西摩勛爵以及亨利·菲茨羅伊的弟弟,南安普頓勛爵。后來證明,卡特是一個“出色的馴馬師和地道的小伙子”。

          當“一個德文郡人”正在調查他位于姆賴耶的馬廄時,安東尼卻身在英國,且正為他的終身大事而傷透腦筋。漢娜·梅耶在不久前下嫁給了亨利·菲茨羅伊,然后,他的叔叔就在那個夏天經常在他耳邊絮叨,這使安東尼非常惱火。和1835年夏天在馬德里的萊昂內爾一樣,安東尼也并不急著想要定下來結婚。“‘比利’非常地冒火,這里的女士都不是他喜歡的類型,”梅耶于那年7月從巴登一巴登向納特和萊昂內爾報告說:“他隨身帶了一大包帽子[避孕套],但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機會用過。”

          盡管如此,他的伯父安塞爾姆,卻為他另有打算。“我在法蘭克福呆了兩天,我這輩子從沒感覺這樣郁悶過,”安東尼在7月中旬寫信給他的兄弟們說,“[安塞爾姆]伯伯簡直就是個問題家長,他老是問我結婚的事并且寫信告訴[薩洛蒙]伯父我只有等他過世之后才能娶一名天主教徒姑娘。而我則非常簡單地告訴他,如果亨麗埃塔姑媽能兌現,那我就可以做到,并且他還建議我不要放棄路易薩,因為這樣我才能分到和[她兄弟]約瑟夫和納撒尼爾一樣多的財產。我說行,您的信已經起到效果了,因為后來我們成為了更要好的朋友……”

          那年的12月,本杰明·迪斯累里寫信向他的妹妹詳細敘述了他和他妻子是如何“在家中與蒙蒂菲奧里太太共進了晚餐并見到了安東尼·羅斯柴爾德,他將娶蒙蒂菲奧里家其中的一個女兒,夏洛特”。但事實上,安東尼要娶的是亨麗埃塔的小女兒——路易薩,夏洛特則在1847年嫁給了她的叔叔,霍雷肖·蒙蒂菲奧里,也就是摩西和亞伯拉罕的弟弟。

          到底亨麗埃塔在路易薩的嫁妝上是如何添亂的,并沒有資料記錄下來,但是她可能在這件事情上做得很過分。盡管安東尼的一個女兒在后來回憶到亨麗埃塔時說她具有“開朗樂觀的本質”,但納特卻曾經說她是“最最難纏的一個女人”,并且認為“幸運的是她與我們家并不常走動”。

          一名年輕的醫生發現了亨麗埃塔的可怕,他曾于1824年陪亨麗埃塔和亞伯拉罕前往意大利。他在從羅馬寄出的信中提到了她:“我從未見過比她更慈愛的母親,她幾乎是親自照顧他[亞伯拉罕]……她不吃不眠,也不顧嚴寒的侵襲。她幾乎以一種超人的精力克服了一切困難。如果她的本質本身就缺少人性的話,她也絕不可能是天使,因為,她那不幸的,遭到詛咒的精力往往會給其他人帶來不少的麻煩……我完全不需要詩人的想象力就可以在腦海中出現一只水母的形象,并且她最愛盤的頭型看上去就像是一堆蛇。”這名醫生就是蓋氏醫院的托馬斯·霍奇金(一名貴格會教徒,他的母親是格爾尼家的女家庭教師)。1832年,在他發表過的一篇論文中,他對帕金森綜合癥做出了描述,意大利之行之后的幾年,他成了摩西·蒙蒂菲奧里的健康顧問。

          熬過了和他伯父共處的那個短暫而又令人頭痛的夏天之后,安東尼回到了巴黎,在11月中旬,Chilly的丈夫安塞爾姆寫信給他在倫敦的堂兄弟們說:“我很高興[能]聽見安東尼男爵平安到達[倫敦],并希望能盡快向他道喜……”一星期之后,安塞爾姆再次寫信說:“我們非常高興能收到你們的來信,我親愛的萊昂內爾,聽聞我們尊敬的比利先生婚期將近,我非常希望能盡快向他道賀……”安東尼好像在某個時候曾去過蒙蒂菲奧里家位于蘇塞克斯的鄉村提親。“我如果出現在維斯,這肯定會非常奇怪,”路易薩在次年的1月寫信告訴他說,“我們只在那里做過短暫的并不十分重要的停留,自此之后,我就再也沒回到過那里。”

          在11月的下旬或12月的上旬,Chilly(當時正在待產,這次出生的是費迪南德)從巴黎寫信給漢娜說她“非常高興能寫信向您道賀,在今早收到的您的來信中,我得知我們出色的兄弟安東尼的婚事已經安排妥當,這讓我非常開心。”

          “衷心希望這些新的關系能讓他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寫信告訴我說婚禮將在典禮堂(Commencement)舉行。我相信任何事都不能阻止我們到現場去觀禮的。我很高興能親自見證這次婚禮,我相信我們親愛的安東尼會終身幸福,同時,我也很高興能有機會來探望您。”

          安東尼在12月底回到了巴黎,在那里,他收到了他未婚妻寫給他的一封充滿思念之情的信。

          “在我的旅途中,無論何時何地,我都會想到你(我相信你也會經常如此),”路易薩在12月31日寫信告訴他說,“我的腦海中經常會浮現出你的樣子,慵懶地躺在床上,外套和皮大衣半搭在你的身上,嘴里叼著一支雪茄,懷戀那逝去的歲月。你是這個樣子嗎?你不會知道我們有多么的思戀你,你也不會知道我們是如何頻繁地提起你的名字。我希望你也能對我有一絲的思念,我知道在巴黎還有許多工作等著你去做,所以你可能不會想念我……我非常能理解,為了某種并不確定的幸福,就要你立即放棄多年來的生活習慣和社交休閑,這肯定是件極其痛苦的事(至少,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

          安東尼在1840年3月30日結了婚。4月上旬,他寫信給他的兄弟們說他和路易薩“基本決定了明天去溫莎度周末,星期一早上10: 30我們會[趕到]特靈。請發發善心為我們安排一頓安靜的早餐吧,因為我的妻子非常害怕看見獵犬跑出來”。

          和路易薩的期望恰恰相反的是,在婚后的幾年,她和安東尼幾乎一直住在巴黎,不是在布萊斯圖旅館就是在他們的伯父薩洛蒙家中“寬敞的公寓”里。他們也會定期去法蘭克福(在那里,他們的堂兄弟們也把家裝修成法式風格)和倫敦,但幾年以來,他們在倫敦市區都沒有固定的住所。

          然而,就在1842年——“膩味了巴黎……我不想再住在旅館中”——安東尼希望租下貝奧蒙德在皮卡迪利大街144號的房子。但是他沒有這樣做,相反,他長期租下了威斯敏斯特侯爵在戈諾斯文諾公館2號的房子(1875年的時候改為戈諾斯文諾公館19號),那是用灰泥砌成的、意大利風格的三所房子中的一所,后來建筑師菲利普·諾威爾進行了重新設計,現在這所房子仍然位于海德公園街角的南面。站在屋子的上層可以將白金漢宮盡收眼底。

          當他們的新房(后面還建有馬廄和馴馬師房)正在建造的時候,安東尼和路易薩就住在戈諾斯文諾公館38號,后來又在徹斯特大街和威爾頓大街中間的那排房子中搬來搬去。康斯坦斯是他們兩個孩子中的大女兒,于1843年出生在倫敦,后來就是1844年出生的安妮。當康斯坦斯長到三歲時(那時一直留在布賴頓),她見到了爺爺的老朋友塞繆爾·格尼,他那時身體非常結實并且“滿頭銀發”。當塞繆爾將康斯坦斯抱起來將她舉過頭頂時,她大叫道:“放我下來,你這只老白熊。”

          戈諾斯文諾公館1號(比戈諾斯文諾公館2號小得多)住的是第四代克利夫蘭公爵,他在19世紀50年代娶了達爾梅尼女士,也就是第四代羅斯伯里伯爵的遺孀。在羅斯伯里勛爵的安排下,伯爵夫人的兩個女兒成為了康斯坦斯和安妮的玩伴,而她的兒子,第五代羅斯伯里伯爵(自由黨首相),則娶了梅耶唯一的女兒漢娜。

          隨著戈諾斯文諾公館建造工程的進行,當需要花錢甚或是需要投資時,安東尼就開始對他的錢十分緊張,他擔心“我可能沒有能力駕馭我的房子,因為我擔心這會花我太多的錢而且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看,最好還是將房子造得盡可能普通些吧”。不過,房子一完工,安東尼就在1844年9月買下了它。據康斯坦斯的回憶,他“讓全法國的能工巧匠對房子進行了仔細的布置,并且還請人將這所房子按照我父親的格調進行了裝修,他的品味無人能及,這在整個家族中是人人都知道的”。

          安東尼從巴黎把他的馴馬師金泰爾也帶了過來,他還帶過來一名法國男仆德普尼,這個人既是廚房的管事,又是安東尼的貼身隨從,同時還是一名點心師,并且他“穿著非常得體,這讓這棟房子顯得與眾不同”。當安東尼一家在戈諾斯文諾公館籌備他們的“第一次盛大的晚宴——我們家第一次盛大的舞會”時,安東尼的夫人“非常的緊張和不安,這主要是因為房間裝修得太高調了,以至于超出了我的品味”;她害怕“除了別人以外,只有我喜歡奢侈和金燦燦的東西”。然而在后來,當她回憶起這件事時她還是非常的滿意:“我們的晚宴進行得非常順利,大家都夸我們的房子漂亮,但真正讓我高興的是,沒人覺得房子的裝修過分豪華了……”

          除了他們的信仰和富有的程度外,有兩件事情妨礙了倫敦的羅斯柴爾德一家結交英國的上層人物:他們在兩個議會中都沒有占有一席之地,并且他們也沒有鄉村小屋和領地。他們在岡納斯伯里有領地,在那里,漢娜還擁有后來萊昂內爾一步一步買進、最終才積累了幾百英畝的土地,但是對于他們在斯坦福德山莊的那所房子來說——這所房子或許是地處鄉村,但卻不是真正的鄉村小屋和領地——岡納斯伯里仍然是一個很大的范圍。

          至于他們在皮卡迪麗大街上的那些鄰居們:威靈頓公爵的一位同鄉為了感激他,便將位于伯克郡的Stratfield Saye邸宅送給了他;考文垂勛爵繼承了克魯姆伯爵的府邸,就在伍斯特附近;查爾斯·克羅克萊爾爵士買下了Sezincote住宅,并且還把這所房子裝修成“印度”(王宮)風格;埃德蒙德·安特羅伯斯爵士在威爾特郡擁有西埃姆斯伯里和巨石陣兩處領地;博芒特擁有兩處鄉村小屋;北安普頓勛爵主要的領地就是位于北安普敦郡的阿什比城堡;威洛比的厄斯比在林肯郡擁有一座城堡和一處領地,并且還擁有德拉蒙德城堡。約翰·托爾馬什(也就是后來的第一代托爾馬什勛爵)讓安東尼·薩爾文為他在徹郡的一座山頂上建造了一座仿中世紀的城堡——派克弗頓(Peckfonon),他在城堡上花了68 000英鎊,并且還另外花了280 000英鎊用于裝修和其他建筑。

          然而,羅斯柴爾德一家開始對鄉村以及鄉村生活越發地感興趣起來,梅耶就在戈登城堡最先體驗到了這種生活。在1841年的秋天,漢娜在路易薩及她的表兄——也就是她當時的未婚夫——梅耶,查爾斯的陪同下,到英國中部地區,北英格蘭和蘇格蘭走了一圈,他們坐完火車又坐馬車,沿途看了多所房子和領地;在寫給身在倫敦的萊昂內爾和梅耶(納特當時和安東尼一起留在巴黎)的那些信中,漢娜向他們仔細敘述了她沿途的所見所聞。

          她發現斯賓賽伯爵位于北安普頓郡的那處領地艾爾索普是“一處非常不錯的地方,這里的公園郁郁蔥蔥,城堡看上去壯麗極了……墻上掛滿了漂亮的名畫”。菲茨·威廉伯爵那所巨大的房子,溫特維斯木質小屋(就在羅瑟漢姆附近),“地理位置非常優越……這里牛鹿成群,沿途的風光也非常迷人”。“那位管家模樣的女士非常和藹”,她帶漢娜和她的女兒女婿參觀了“寬敞而又舒適的公寓……但最值得一提的還是那些名畫,其中有不少都是響徹英國的佳作。這里還有間非常有趣的動物園,那些珍稀的鳥類都棲息在這里”。

          德比郡以及恰特維斯(德溫郡公爵的宅子)給漢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在早些時候曾穿過了這個鎮子,但是卻“錯過了它的美麗”。“我不知道你們以前有沒有到過這兒,”她從馬特洛克寫信說道,“這里的景色和鄉村風光迷人至極,任何一個崇尚自然景色和鄉村美景的人都會不虛此行,在這里匯聚了無數的自然奇觀。”她所看過的那些領地中,恰特維斯無疑是“巧奪天工,品味十足”,“便宜,精致并且方便,在這個地方,大自然和藝術渾然一體”。公爵新的“溫室”——約瑟夫·帕克斯頓的大溫室——“令人嘆為觀止,而且十分科學”。“查爾斯,”她補充說道,“對于他所看到的東西十分滿意,但不知道食物合不合他的胃口。”

          馬爾戈萊夫城堡(在維特比附近)中的那群游人是諾曼底勛爵夫婦的客人,勛爵夫婦對他們“招待周到”。城堡“地理位置非常好”而且“住宿條件也不錯,雖說是一棟古老的建筑,但卻有著現代家居的舒適與優雅。”當查爾斯外出打獵時,漢娜和路易薩則乘著四輪馬車游覽古堡周圍。漢娜認為這里的男女主人無可挑剔:諾曼底女士“努力讓她的客人在各方面都感覺舒適——她是一個周到的女人”,諾曼底勛爵則是“平易近人并且熱情好客”。

          在蘇格蘭,他們還拜訪了漢彌爾頓宮殿,“偉大的建筑,莊嚴、美麗,這里匯聚了一流的意大利名畫,并且還收藏了魯賓的那幅傳世佳作,《獅穴中的丹尼爾》——我們的同伴查爾斯對此癡迷不已”。查爾斯“有幸能在[漢彌爾頓]公爵面前一展他的語言天賦,公爵用意大利語和他進行了一場交談”。盡管如此,那里的招待就像是例行公事很是普通一“非常的無聊,全是老一套”。盡管公爵夫人是威廉·貝克福德的小女兒,但漢娜在信中還是沒有提到她。

          漢娜和她的女兒女婿從南面返回,途經維斯特摩蘭郡,這時,梅耶也加入到了他們的隊伍當中。他們在盧瑟城堡作了短暫的停留,那是倫斯達爾伯爵的一處領地。城堡“非常的大,建筑很漂亮,除了一些名畫以外,沒什么值得一提的東西”。另外,伯爵在盧瑟為羅斯柴爾德一家接風洗塵,“一場豐富的午宴款待了我們,招待倒還周到”,并且在那里還有幾個熟人。

          之后不到兩年,也就是在1843年的8月,萊昂內爾與梅耶及他們的叔叔詹姆斯一道前往了佩思郡的松雞禁獵場,他們一路上也參觀了幾所有名的鄉村小屋,萊昂內爾還寫信向夏洛特講述他沿途所看到的一切。夏洛特那時正留在岡納斯伯里,而安東尼則留下來照看新亭的銀行。

          在萊昂內爾最先看到的幾所房子中,其中有一所是最為著名的,但盡管如此,萊昂內爾還是不為所動。“在我們離開約克郡后,昨天早上我們又去了霍華德城堡——一個相當不錯的地方,”他從瑟斯克寫信說,“但沒什么特別的地方,事實上就和布倫赫姆差不多,只是要小一點。這里的鄉村相對要好一點,視野也更寬闊,有一些名畫——但總的來說,還是不值得人專程到這里來一趟。”

          然而,安東尼在倫敦的一個鄰居(后來成為了公爵),他家的房子在萊昂內爾的信中占據了不小的篇幅。當參觀了諾森伯蘭郡公爵位于艾恩威克的城堡后,他從那里寫信向夏洛特報告說:“昨天我們只看了一個地方,就是克利夫蘭公爵的萊比城堡,明亮的大廳,戶外也很寬敞。我們一行人在昨晚的12點左右到達[艾恩威克],今天早上一早我們就騎馬去參觀了那座城堡,它確實是值得一看,我們隨行的幾位紳士當場就震驚了。城堡整體風格統一,上下如一,以至于你根本沒法在什么地方挑刺兒。”

          位于愛丁堡的霍利魯德“作為名勝古跡,也就僅僅值得一看”;達爾基斯宮殿,巴克盧公爵的一處領地,“大雜燴,完全沒品味”;“W·斯科特爵士的地方”,艾博茨福德,“很有趣,但也只適合生活而已。屋子里布置了許多古董和漂亮的家具,相映成趣”。比霍利魯德更有趣的就是在愛丁堡的道格拉斯旅館舉辦的鄉下啤酒節。詹姆斯在啤酒節上開懷暢飲,并且還要了一籃子的啤酒送到新亭——留下的賬單直到1847年之后才付清(3英鎊3先令6D[每D相當于3便士],含稅)在前往克里夫的路上,他們參觀了羅斯伯里勛爵的領地。達爾梅尼以及霍普敦邸宅。達爾梅尼對于萊昂內爾來說“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地方之一……它坐落在美麗的河邊,城堡設計優雅,到處都是沖天綠樹,郁郁蔥蔥,河面上來往的船只也是影影綽綽”。有一次,有人本想讓他留在達爾梅尼,但出于某種原因他沒有,不過那好像并不是一次邀請。較之達爾梅尼,霍普敦“是路易十四的皇宮,不過卻不如前者讓我們喜歡”。

          他們從克里夫出發,參觀了德拉蒙德城堡中的公園和花園,一年之前,當維多利亞和艾伯特游覽蘇格蘭時,威洛比的厄斯比斯就是在這里設宴款待的他們。威洛比的厄斯比斯一家這時正在國外,但是德拉蒙德城堡中的公園,萊昂內爾告訴夏洛特,“師法自然,遠遠超過我們迄今所見的任何東西。巨樹沖天,巖石陡峭,在公園的中間還有一片世上最美的綠地和一大片湖”。由于下雨,萊昂內爾和他的同伴放棄了體育運動,回到了公園,改為在城堡花園中散步。

          他們還參觀了布雷多爾本侯爵位于佩思郡的領地,泰茅斯城堡,因為“他們說他家的公園值得一看”。詹姆斯非常喜歡他在那里看見的牛奶場,他還讓梅耶“事無巨細”地將它臨摹下來這樣他就可以在法國造個一模一樣的牛奶場。對于萊昂內爾來說,這次的泰茅斯之旅令人非常的惱火,因為布雷多爾本女士沒有邀請他們在那里吃晚飯,并且總的來說“非常的沒禮貌”。

          至于體育運動,他們是追逐和捕獲了野生動物——詹姆斯還殺死了一只小鹿;有一天,他們捕獲了22只松雞,而另一天他們又收獲了15只。關于射松雞,萊昂內爾向夏洛特解釋說:“和我們平時經常看見的,特別是我們的叔叔在弗里耶斯(Ferrieres)玩的那種截然不同,在弗里耶斯,他們會把游戲用的松雞趕到叔叔的面前,然后他就只需要開槍。在這里,我們必須跟在獵犬的后面搜尋松雞,這更加刺激,同時也更有趣……這樣打獵的樂趣還在于可以看到美麗的風景,即使有的人注意力不在狩獵上,那他也會被四周的美景所吸引。”

          詹姆斯對自己在塞納河畔博羅格爾尼土地上的那間小農場并不滿足,在1829年的時候,他又買下了弗里耶斯,這塊土地離巴黎東面約有20英里遠,他家的那幢大別墅就是蓋在這塊土地上面。詹姆斯提議將新的牛奶場也建在這里。1842年夏天,在探望了詹姆斯和貝蒂之后,漢娜寫信告訴梅耶:

          “我們在弗里耶斯住了幾天,這是你詹姆斯叔叔的土地,同時也是他的狩獵場。他們在這塊土地上付出了很多;剛剛來到這里時,我覺得它并不起眼,因為這里太平坦了。10 000英畝是個不小的數字;這塊土地非常肥沃,比法國大部分土地都要好得多,因為這里土地既濕潤又富饒,所以總是能給人們帶來大豐收。我和路易薩陪著貝蒂在森林中騎馬穿行,這里有很多的林蔭小道,非常的漂亮。這里的春天異常美麗,而且我想,親愛的梅耶,你或許會說這塊地方很值得買下來。詹姆斯一家人丁興旺,現在人越來越多,這塊土地對他肯定會很有幫助的。”

          梅耶和他的幾個兄弟已經非常清楚擁有一塊鄉村土地的重要性了,尤其是如果他們希望參加絕大部分的冬季狩獵活動的話,那他們就很有必要在赫斯托附近找到一個落腳的地兒,這個地方既要能讓他們參加每周兩天的狩獵比賽(星期一和星期四),還要能容納羅斯柴爾德男爵的那群獵犬。在1842年11月下旬,當威廉·塞爾比·朗茲帶著他的獵犬參加在威爾舉辦的Creslow Greet Ground狩獵大賽時,“羅斯柴爾德先生們”也和當地其他的狩獵者們一起參加了這場賽事,“他們緊緊跟在獵犬后面,一天下來戰果頗豐”。

          其實,一天之內是可以在特靈打一來回的,從奧斯頓坐火車大約只需1小時左右。盡管如此,為了一星期中的兩三次狩獵活動就這樣不辭辛勞還是不太理想。“請聽從我的建議,”納特在1840年建議他的幾個兄弟,“如果[房子]價格合適,就不要讓機會溜走,這樣我們就可以參加比賽而又不用在火車廂內流汗煩惱。”

          在早些時候,萊昂內爾一般是住在特靈的玫瑰與皇冠旅館,這是一棟年代久遠的馴馬師旅館,由蒂莫西和薩拉·諾斯伍德經營。在1840年,薩拉·諾斯伍德曾寫信給萊昂內爾,詢問他是否還要續租這里,但是在信中卻沒有提到萊昂內爾在晚上用房間來干什么。

          在此之前,萊昂內爾已經開始在這個地區尋找更多的土地了。在1839年的春天,他授意亞當森向威廉·凱的遺囑執行人咨詢一下,關于特靈領地的事。那年8月,在約翰·艾貝爾·史密斯和一名倫敦地產代理的幫助下,他又看上了切斯特·菲爾德勛爵那塊位于文郡,在萊頓·布扎得附近的5000英畝的領地。但是,在咨詢還在進行的時候,這塊領地卻被賣給了另一個人——倫敦市銀行家,瓊斯·勞伊德公司的塞繆爾·瓊斯·勞伊德。

          自此之后,由于在倫敦事務繁多,萊昂內爾打算將尋找土地的事情交給他的幾個兄弟。他手下的一名通信員寫信給他說:“我敢說,在購買土地和會計室事務之間,您騰不出多余的時間來平衡。”然而,羅斯柴爾德的其他幾個兄弟并不想急著購置一所大房子和一塊領地。1840年,納特在巴黎給梅耶寫信時,他強烈建議梅耶不要擔起購買土地的重擔。并且陳述了他的理由:“如果確實是塊不錯的地方,你可以先租一年試試,如果合適,再長期租下來,但千萬不要馬上就購置下來,我對這點非常不贊同。”其實,在土地投資剛剛開始的時候,能夠擁有一個農場就夠了,他們的姐夫安塞爾姆就是從法蘭克福的一間農場開始的,他認為土地“總是最好的投資”。

          在1840年4月下旬,“非常高興看到你們如此出色地結束了這個賽季,‘Tup’一舉成名”。納特催促他的幾個兄弟“加緊問問關于H·阿維克路附近那間農場的事。如果你們認為這是筆合算的買賣的話,那就不要再猶豫了。我已經準備好了我的那部分資金或者其他人的我也準備了”。“合算的買賣”指的是有回報的土地,因為漢娜在談到弗里耶斯時就這樣說過。

          納特再次寫信說:“我希望你們能誘導利德(一名巴克斯的地主)賣掉他的土地,這樣,我們就能促成一筆很實惠的投資。如果這塊土地能獲得3%的收益,那么千萬不要有片刻的猶豫。”他再次回到主題上來,鼓勵他的幾個兄弟“去問問利德是否真打算將他在巴克斯的土地處理掉。其實如果不能獲得更多的收益,即使只有3%的回報,我也是很滿意的了。我想你們會很樂意從自己的賬戶中拿出25 000英鎊用于投資的。我建議你們積極一點,不要再像上次H·阿維克路的那塊土地一樣讓機會白白從我們的指縫中溜走了。”

          1840年5月,有人告訴梅耶說:在韋金頓的錢普尼斯邸宅(在特靈附近)將會出租。7月,他和他的哥哥們又了解到溫斯洛附近的Mursley領地將會出售。10月,安東尼和西摩爾·布萊恩爵士看了一處房子——Great Hadham附近的莫爾公館,他們仔細考察了那塊地方,并打算將房子買下來,不過最后也沒有實現。時間過去了很長時間,這幾個兄弟仍在等一個更好的機會。

          在那年的5月,他們收到一份通知,特靈公園里的馬廄將不再續租給他們。而納特只是輕描淡寫地將這件事擱在一旁,“我并不是太介意他們讓我們搬出特靈的馬廄,”他聲明說,“盡管這不太方便,但是我們可以將馬養在艾爾斯伯里,而且那里還有很多的狗舍。”他說,“另外租兩匹馬,這樣就可以騎馬到[火車]站。這就是唯一不同的地方了。”

          后來,有人向梅耶提供了一個機會,他便立即買下了錢普尼斯。此時的萊昂內爾也在考慮將盧頓買下,也就是巴特勛爵在貝德福郡的領地。當安東尼正在考慮是否要買下貝德福郡的安特希爾領地時,貝德福公爵將這塊地方買了下來。后來又有人給他提供了一個機會,他便租下了赫特福德郡的Pishibury領地,他在這里已經租用過許多土地了,并且他又立即考慮將肯特郡布魯雷的一塊領地也買下來——這個提議遭到了否決,因為那里離倫敦太近了。

          然而,1842年9月,梅耶對購置土地卻越發地癡迷了,他以5000英鎊的價格從一個名叫華納的人手中一口氣買下了蒙特莫爾郡和文郡的幾片農場和莊園。在教堂的幫助下,他還親自接手了一座莊園。安東尼對他弟弟的這個舉動很是贊同,他從巴黎寫信說:“我希望我們能在老‘Tup’的那幾片農場里痛痛快快地打獵,我很高興他做成了一筆不錯的買賣……希望他也能為我找幾處合算的地方。”羅斯柴爾德男爵家的狩獵大本營在1843年至1844年搬到了蒙特莫爾。

          就在同時,萊昂內爾正在赫斯托大量添置新的房產,亞當森則幫忙他監督裝修工程。工程于1841年10月23日完工后,亞當森便離開了萊昂內爾,給他留下了一棟漂亮的房子,萊昂內爾接手了亞當森在附近造好的一所莊園。“男爵在附近并沒有別墅,”一名游客1843年1月游覽赫斯托時注意到,“附近只有一間小棚舍,男爵并不嫌棄那里簡陋。相反,在打了一天獵后,他很愿意住在那里,手里拿著一只閃閃發亮的酒杯,里面盛著芳香的波特酒——在一天辛勞后,你只愿意喝這種酒。”

          萊昂內爾給新房產設計了狩獵院、棚舍和馬廄。在1843年時,馬廄院子的一大特點就是里面有只家養的狐貍,就養在一個鐵絲籠里,鐵絲籠被放在一個舊的啤酒桶里。

          離狗舍500碼遠的地方是兩個圍場,每個圍場面積約有1英畝,并且還向外延伸了半英畝。圍場用柵欄圍著,里面養著雄性和雌性的紅鹿,這些鹿將用在威爾德追捕大賽中。在1844年,萊昂內爾通過溫特沃思公園的看守,以84英鎊的價格從公園買下了11只紅鹿,這些紅鹿原本是屬于已故的查爾斯·斯圖爾特·沃特利的。

          在下面那個院子的馬廄中有一匹名叫“斯威夫特”的獵馬(一匹海灣馬),它是從住在皮卡迪利大街上的安德森手上買來的,這匹馬結合了“速度、勇氣以及一匹一流賽馬應該具備的各項素質,它十分清楚自己的使命……一天時間對它來說不算太長,一條鴻溝對它來說也不算太大”。比爾·羅菲曾騎著它參加了前四個賽季的獵鹿比賽。在“斯威夫特”旁邊的那個馬棚中還養著一匹結實有力的棕色賽馬,叫做奧姆斯比。它曾是“激烈的布魯克勒斯比狩獵障礙賽”的冠軍并且“深得男爵[萊昂內爾]的喜歡,萊昂內爾騎著它的時候,要不是有個合適的踏腳,他很難駕馭得了這匹馬呢”。

          還有,安東尼也有兩匹愛馬,名叫林肯的灰色種馬和塔福爾的灰色獵馬,這兩匹馬十分漂亮。據羅菲說,“就和看上去的一樣出色”,而梅耶最愛的是匹名叫查爾斯王子的獵馬。羅菲經常騎的是“Squib”,那是一匹耐力非凡的灰色獵馬。

          而被養在上面那個院子的那群馬中,有一匹特別出色,那就是“Grouse”(最開始叫“滑鐵盧”),也就是萊昂內爾的“大槍”。這是匹深棕色的獵馬,站立時超過了十六只手掌的長度,它是公認的“頂級賽馬”。據1843年的報道說,“男爵騎著‘Grouse’或奧姆斯比,在大多數地方的表現都很出彩,他看起來比一支羽毛還輕。他的兄弟,A·羅斯柴爾德和M·羅斯柴爾德先生和他一樣是騎術精湛,他們有時就像一道光一樣風馳電掣般地閃過;他的另一個兄弟[納特]……據說表現平平”。在1845年時,萊昂內爾騎的馬全都超過了14英石(重量名,常用來表示體重,等于14磅)。

          從1842到1843年,兩年間豢養的28只獵犬中,約有15只是從查爾斯·謝克利爵士手上買的,剩余的則是從其他狗舍中挑選出來的,這其中包括了亞伯勒勛爵的狗舍,格拉夫頓公爵的狗舍和托馬斯·阿什頓·史密斯的狗舍中的獵犬。

          比賽的廣告刊登在了《北安普頓先鋒報》和《鐘聲生活》上。據記載,除了萊昂內爾以外,他的幾個兄弟,以及喬治·塞繆爾,亨利·菲茨羅伊和他的狩獵隨從,還有其他幾名當地的狩獵好手也參加了比賽,他們曾在前幾個賽季中和男爵一決高下。

          其中一個人就是來自維頓的赫爾先生,他騎著他的愛馬“chummy”,當地的人都說他是“全威爾地區最難打敗的人”。還有一個人是維頓山莊的威爾·戈爾比,“一名勇敢的義勇騎兵……一旦跨上馬鞍便勢不可擋,不過在過障礙時(包括大門,連跳障礙或者是小溪)則有點遜色,他勇氣可嘉但有些魯莽,有時不惜花大價錢只為在早上能玩得高興。”另外還有…個人就是溫斯洛的喬治·庫克,他曾在一次晚宴上,把羅斯柴爾德一家哄得非常高興。

          在當地的幾名鄉紳中,來自文郡莊園的利爾蒙斯曾和巴爾的獵鹿犬較量過;他是一個“愛漂亮的人”,他穿著褐色的靴子并且將帽子“高高的系在腦后”。參加比賽的還有湯姆·克羅姆林,“一個非常整潔的人”,他戴著一副眼鏡并且和他的朋友謝頓先生住在赫斯托;還有一個叫“膽小鬼”李的人,他在林肯德旅館賽場練習時表現得就像那里的推銷員一樣。

          和利爾蒙斯一樣,理查德·霍華德·維斯上校(他在巴克斯擁有斯托克庭院,并且在諾薩茲還擁有伯弗頓邸宅)也是男爵的長期對手。他是理查德·霍華德·維斯上校(后來升任少將)的小兒子。理查德·霍華德·維斯上校既是一名軍人又是一名埃及專家,在1837年時,為了搜尋法老的秘柜他曾下令將獅身人面像轟掉了一大塊。梅杰·理查德·吉爾平一開始時就是男爵家獵犬的忠實擁護者,他的主要任務是幫助萊昂內爾安排比賽!

          而牧師代表則是圣克里斯托弗·厄爾牧師,他是H·阿維克路教區的教父長,這個人樂善好施,住在牛津的新神學院里。當牛津大主教在吃晚飯時告訴他不同意他參加狩獵大賽時,他卻回答說自己根本不關心什么獵犬比賽,除了羅斯柴爾德男爵舉辦的比賽外,他幾乎不參與其他的狩獵,因為他非常希望“在猶太人中布道”。

          韋魯勒姆公爵的弟弟,羅伯特·格里姆斯頓,是一個老牌的哈羅公學學院學生,他的兩大興趣就是狩獵和斗蟋蟀。他也是男爵的長期對手,不過他是個莽撞的騎手,并且還經常從馬上掉下來。克蘭里卡德勛爵——一名政治家并且也是皇家狩獵俱樂部的成員——有時也會到賽場較量,和他一樣的還有子爵奧爾福得、查爾斯·拉塞爾勛爵以及科爾德斯特里姆邊防部隊的羅伯特·波義耳上校,他是第八代科克伯爵將軍的兒子。波義耳上校的侄子,第九代科克伯爵,娶了克蘭里卡德勛爵的女兒并且蟬聯了三屆的獵鹿犬的主人。在1843年的3月,“與羅斯柴爾德男爵一起狩獵的紳士們在艾爾斯伯里的懷特,哈特旅館設宴款待了當地的農民。并且當時,理查德·戴頓還為身著獵裝的梅耶畫了肖像畫”。

          在男爵的狩獵場中,有個人的身份與這里格格不入,這個人叫菲茨·奧爾達克,他是一名倫敦的馬具商、馬販、獵犬獵頭和供應人,萊昂內爾和他的兄弟以及堂兄弟、表兄弟們跟他合作了很多年。“他鼻音很重并且喋喋不休”,奧爾達克并沒有被當成一名紳士——他無法被當作是一名紳士,如他像模像樣地“坐在豬皮做的馬鞍上”。在1846年4月,一起狩獵的紳士們邀請萊昂內爾、安東尼和梅耶到倫敦的克萊倫敦旅館共進晚餐,由波義耳上校來請客。當時,霍爾和科克也在那里,在旁邊的是吉爾平、格里姆斯頓、奧爾福得勛爵及其他一些人,他們享受著“這個季節中的每一種佳肴……和上等美酒”,但是卻沒人注意到菲茨·奧爾達克的出現。

          另一個到威爾參加了狩獵大賽的倫敦人就是藝術家弗朗西斯·格蘭特。在后來的生活中,當他寫信感謝“他的老朋友萊昂內爾”并告訴了他一個好消息時,格蘭特回憶道,“年輕時我們常一起在艾爾斯伯里的綠地上策馬奔馳,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日子”。當他為切斯特菲爾德勛爵畫完了《在阿斯科特野外舉行的皇家獵鹿犬大會》時,格蘭特——他成為了皇家學院的主席——后來又被要求畫了《一鳴驚人》,這是一幅巨大的油畫,上面畫的是萊昂內爾和他三個兄弟(他們將馬牽到了格蘭特的畫室)騎馬跟在獵犬的后面穿過了Creslow Great Ground。

          (劉海青 譯)

          (來源:摘編《永遠的大亨:羅斯柴爾德家族史》法律出版社 2009-01-01)


        分享到:
        好家風讓我的家庭“最美”
          不久前,宿遷經濟技術開發區古楚街道徐圩居委會施恩全家庭榮獲2020年度宿遷市“抗疫先鋒”最美家庭榮譽稱號,成為全市10戶“抗疫先鋒”最美家庭之......[詳細]
        襄陽六旬“收藏迷”韓貴祥:百件民國老物件記錄時代變遷
        老物件的情懷
        uc彩游戏 www.xczc1.com:楚雄市| www.bp773.com:遵化市| www.treasuredspotbookreviews.com:汝州市| www.shuneiyi.com:和平县| www.cp7765.com:普宁市| www.robertprzybysz.com:绥阳县| www.xmtwzh.com:玉林市| www.acseconference.com:海丰县| www.quangninhtoday.com:莱州市| www.999cscs.com:屏东县| www.holistichealthtalk.com:西乌| www.8dem.com:淮南市| www.juao56.com:禄丰县| www.tyrzdb.com:依安县| www.eschervictoria.com:伊金霍洛旗| www.bymio.com:鲁甸县| www.lacettiid.com:天祝| www.flamwoodvideo.com:惠安县| www.aashbooksplus.com:个旧市| www.guitar-building.com:南皮县| www.kkfma.com:阳高县| www.tianlijiqi.com:瓦房店市| www.chasse-becasse-quebec-canada.com:琼结县| www.cp1696.com:凭祥市| www.muibela.com:明水县| www.stephanmueller.net:长兴县| www.axshiye.com:兖州市| www.kebumenkeren.com:苏尼特右旗| www.northcountybjj.com:新巴尔虎左旗| www.cp9557.com:三都| www.a-silver.com:西华县| www.jyodhisham.com:邮箱| www.mchor.org:德安县| www.yookow.com:夹江县| www.yumingxiqing.com:恩平市| www.qipushi.com:周至县| www.beverlysteelasia.com:沂水县| www.gymdaisy.com:鹤壁市| www.pottytrainingclass.com:崇文区| www.01qiuxiady.com:阳高县| www.hkajwx.com:东海县| www.huanhua168.com:长沙市| www.wow-bakes.com:阳东县| www.megahjayatenda.com:临桂县| www.discover-trinity.org:天全县| www.itxinda.com:沐川县| www.sylongview.com:富源县| www.jjyjs.com:澄江县| www.sgiphone.com:偃师市| www.ikcctv.com:永年县| www.zhengyuxiangsu.com:女性| www.mfcqk.com:白银市| www.gxunx.com:会同县| www.jlrkx.com:徐水县| www.fhmkq.cn:马尔康县| www.yinxiu669.com:黎川县| www.xizig.com:苍梧县| www.38adad.com:杭锦旗| www.bcsdi.com:贺州市| www.teknikellermakina.com:灵石县| www.joedonovanpersonaltraining.com:马关县| www.xijiufuheban.com:大邑县| www.pianfang120.com:曲水县| www.h20proof.com:合阳县| www.yizhed.com:秀山| www.manlighting.com:五原县| www.newcanaantutor.com:乌兰察布市| www.cakesbykatz.com:大洼县| www.xsxonline.com:罗平县| www.leicestercityjersey.com:海原县| www.cp3989.com:井冈山市| www.elbertcastaneda.com:大石桥市| www.socllink.com:白银市| www.globalnj.com:长沙市| www.saybelfld.com:宝清县| www.shaileshsinha.com:麻江县| www.skzs-china.com:兰溪市| www.youjjez.com:从江县| www.myfamilyschoice.com:双辽市| www.goglgg.com:新昌县| www.myspaceproxyace.com:商城县| www.zj-meihong.com:洪江市| www.tellasurvey.com:屏东市| www.qdsej.com:韶山市|